25 January 2011

2010年过迁



开课初日踏进班,到处都是喧闹声。师在课堂授课时,齐问何四书五经?
若老师静静不语,学生就说师很逊;师列出四书五经,就说这是其本分。
这班乃终极一班,学生性格特征多,有各行各样各类,各有所长各有短。
学生不当老师看,无尊师徒生之分,期盼以朋友相待,但老师无法认同。
先说丽惠这学生,勤奋好学占第一,不耻下问就是她,为提升华语能力。
考试作答这方面,谨遵老师的指令,不擅自修改格式,回答其能力所及。
班上盈盈可真多,有幸同班齐相识,有盈盈莹莹盈颖,一呼三人抬头望。
初次点名多人应,惊吓为何多人应?后知原来盈盈多,须连名带姓称呼。
会意兔脸可人样,其友都称之为兔,这名号乃他友赠,并非老师随意给。
麟皓健丰此二人,盼师能展现实力,凭景即吟诗作对,以表出诗情画意。
宜安颖燕芊颖等,皆同党麟皓敏霞,爱说老师搞师生、姐弟办公室恋情。
将老师的私人事,化成他们的乐趣,紧紧追踪这消息,终日盼师快成婚。
维怡字体师最爱,方块字体如打印,整齐端正容易改,看完精神依旧佳。
倩漪上课最乖巧,静静坐在座位上,不发一语静听着,从不在班上捣乱。
想说班上有情侣,别说老师不知道,一切举动都晓得,皆在老师法眼下。
宜安俐桦就是了,虽说老师后知晓,足证明这等行为,在班是何等明显。
以玲中文顶呱呱,名句词语耳能熟,听说读写样样行,华文成绩居榜首。
拼音读写难不倒,句句准确没错误,作文内容尚接受,文笔手法需修改。
欣燕可不逊其后,紧随与她相拼之,名句词语皆能熟,努力不落她之后。
诗禹贵为缺课王,上课常常都缺席,但乃有可赞之处,他的古文可了得。
莫说三四句古文,以古文表达皆可,只尚缺适当运用,假以时日必可行。
勋凯中文可不赖,天干地支熟能记,虽不懂八卦易经,但其能力尚可赞。
莹莹筱媛话真多,一天到晚在说话,上课终日不专心,何苦上课不学习?
莹莹贵为模范班,成绩一事不在乎;幸得筱媛还勤奋,写作文笔文法佳。
凤艾这个小淘气,在班可算多话呢!不耻下问可接受,问的却是别的事。
虽然她淘气了些,却尽了学生本分,功课都会乖乖做,其行为尚可赞啊!
开景顽皮又捣蛋,迟到缺课样样有。思吟利微启贤等,对师则彬彬有礼。
开棋开斯少杰等,在班有听没有懂,不懂也不要发问,只与一群友聊天。
能建俊汶这两人,在班是有听略懂,静静坐着不发问,师须从何处着手?
莫忘锶慧新婷俩,上课虽各坐一边,一功课未曾交过,二静坐忙于他事。
别看维秦不专心,考试成绩值得赞,文章抒写能力佳,得意后却乱来写。
秀凯则尾随其后,老师授课则略听,考试成绩也不错,好奇为何会这样?
政渊崇豪亦相同,可一心二用三听,一有听二没听到,三听朋友们说话。
此四人可说同等,上课不听师授课,功课不交也就算,还要老师写文章。
还有复宇这一个,静坐着却没听课,随和他的同党们,样样都有样学样。
踏进这终极一班,到底是福还是祸?总是让师一把泪、一把涕地哭笑着。

16 January 2011

讽刺的人生

人生很多时候就是那么讽刺
你说的反而会应验在自己身上

你说你厌恶花心男,爱上的却是一个花心男
无论他之前有多花心,你都不谈他的过去
因他花心的一面,你不放大来看,只放大别人的

你说你不喜欢很娘的男人,爱上的男人就是如此
你不知道男人娘也只是为了心爱的人开心
然而只有你爱上了,才会说男人有时候娘一下也很可爱

你说男人帮女人提手提袋一点都不man
然而自己男友这么做时,你却觉得他很man
你不知道其他男人帮女人提手提袋时,就如你现在要男友做的

你说不专一的男人要不得,而自己却不离不弃这种男人
在你爱上那个男人时,你会忘记你曾经说过的这句话
爱情总会迷失自己,只要他对你好,你不会在乎其他的

你说男人要有风度,不然没女人会爱上
然而你不知道,你自己的男人同样一点风度都没有
就算你的男人在其他人面前一点风度都没有,你会觉得无所谓
因你知道你的男人对你有风度就够,所以无谓去批评其他男人

你说男人没有钱、汽车、房子的,就没无须追你
原来你的爱情可以用钱、汽车、房子来衡量,而不是真爱

你说男人一定要豪爽、大方
然而你应该知道这些男人要你给他们想要的之后,才会豪爽、大方

你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好男人时
请记得你自己的父亲也是个男人
你的爱情没有好男人,不代表亲情、友情没有好男人
别一时之气,说出没必要的话而让人厌恶你

不要看到一个男人时,在他身上做出诸多的批评
你的批评会应验在自己身上,只是你爱上的不会是你批评的那个男人
然而那个男人的性格、特征被你批评的,就是你下一个遇到而爱上的
因此你无谓去诸多批评其他男人,先看看自己的男人是不是也一样!

15 January 2011

鞋子


一双鞋的生命仅仅在于无怨无悔地奉献给你
它愿意牺牲自己,让自己磨损,为的是配合你脚跟踏步的方式
它为了适应你脚掌的大小,让内部变得宽松,让你穿鞋时不感到太紧
它保护你的脚板,免受利器扎伤,让自己受伤
它包围你的脚掌,免受沙土灰尘,让自己肮脏

然而当它适应了你的脚掌和走路步伐时
却是你要抛弃它的时候,而选择了新鞋
被丢弃的那一双鞋,永远带着磨损的伤
然而它再也找不到适合的主人,除了你
因它磨损之处和松软处只能适合你的脚

感情中往往既是如此,牺牲了自己,却得不到你的珍惜
好不容易适应了你,却是你放弃我的时候
好不容易习惯你的一切,你却要我离开

你要我适应下一个他,这心中永远的伤又能抹去吗?
当我去适应下一个他时,已经不能像最初的心,慢慢地适应他
因那磨损之处,为的是能与你在一起而习惯你

10 January 2011

对人不对事

有些人说穿了就是只针对某些人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说法就不同

一个男人表现得娘,她说你娘娘腔
自己的男友娘,就说男人有时候要娘一点才会让人疼

一个男人保养,她说你比女人还麻烦
自己的男友保养,马上改口这样的男人才man

一个男人注重穿着形象,她说你像女人
自己的男友,他很注重外表形象

你跟她说,女人不要什么都靠男人
她会说这本来就是男人应该为女人做的
对着自己的男友。女人一直靠男人会增加他的负担

一个人勤奋,她说你做作
自己的男友呢?这是为他们的未来打算

对着男人时,男人赚钱给女人花本就应该的
对着男友时,现今经济不好、生活困难
我不要加重他的负担,要跟他一起赚钱养家

只把男友当成世界的人
别总是围绕着他所说的转
不要把其他男人当成不是人看待

01 January 2011

一公尺脚步

躺在柔软的床铺上享受午间时刻,闭着双目欲入睡时,突然想起了有件久未完成的事,连忙睁开双眼起身走到书桌拉出椅子坐了下来。

伸手在桌上拿了一张白纸,反时钟方向把纸稍微移动了放,左手轻放在白纸下方,右手往笔罐伸去拿出一支笔,随着手腕也贴近白纸。低着头看着白纸,脑子开始运行着写一篇文章。脑袋不停地绞还是一片空白,不知写什么文章才好。左手食指开始在白纸上盘打着,右手上的笔在拇指和食指配合下转动着,眉头也皱起而发愁。

滴答滴答的声响从窗外传来,这声响吸引了我。欣喜的心涌上心头,紧皱的眉头也顿时松开,抬头往窗外望,雨有如百万针线般落下。老天帮了我一个大忙,大热天的下午来一场雨,降低四周的温度,让我免受太阳播下的热能而难以抵抗。

雨的声响越响亮,表示雨就下得越大,窗外成了白茫茫一片。这雨来得虽是时候,却无助我开启写作的构思,心又开始愁了起来。深深叹了一口气,左手不由自主地握着而拿起,手肘压在桌上,左脸倒向左手握起的拳头上靠着,眼往窗外望那一片白茫茫的雨,两脚也伸直交叉着摇动。

窗外的雨,持续落,双眼继续往窗外望。头稍微抬高了一些,看到屋檐排水沟溢出了一串串小小的水珠,排水沟漏水因久失修而陈旧,出现了细缝,还布满一层厚厚的青苔。水珠像是整群雨万滴水相挤后,未冲到排水沟出口前找到细缝而夺出,一串串晶莹水珠,细水穿洞。

眼睛的视线回到白纸上。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呼出,放下手中的笔,伸手一把抓住桌上的闹钟,45度转了过来,看着闹钟的分针跳动,惊觉时间已过了近半个小时,白纸上连文章主题都还未有结论。松开了手,四指在桌子上有规律式地敲打,续而看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走,就开始回想,慢慢的思绪回想起过去,时间每走一秒,回忆就倒退回一个月前,就这样过了数秒,回忆倒退回教书当天,想起了那一群学生还有当天情况。

踏进了班上,只有几个较乖巧的学生坐在桌位上等待老师进班。其他的学生就因老师不够凶,胆大包天,大摇大摆,迟迟才进班。学生不愿学习,即使老师强迫了,学习的心还是不存在。有半数的学生来齐后,就拿出一根粉笔在黑板上开始写出要给学生习写的作文题目,要求学生完成一篇作文交上。

讲解如何抒写该题类型的作文时,后半数的学生陆陆续续回到班上就坐。又一次的,对学生说作文须写了交上,题目就在黑板上,之后继续讲解刚才未说完的。全班像是半数以上的学生都无心听课,相信只有坐在前座的那一群有听课罢了。

苦于某些学生会把作文写成散文式,就顺口讲解关于散文的抒写方式。愈是讲解像是已没几人在听课,是因为接近下课时间的关系吗?对此不加以理会,只希望能在下课前讲解完所要讲的。在讲解散文中,随口说了散文整篇内容可以只叙述一个情况,加上周围联想或相关的事件,着重细腻、叙述每一个小小的细节。比如:一个情况只有从老师的桌子走到课室的门,去完成一篇散文,内容里会有一连串与之相关的,还有每一个小小的细节。

这句话放了出来,不知有多少学生听到?看到近全班的学生都交头接耳的高谈他们的大事,像是老师没在班讲课似的。望着学生,心想平时若有老师教不好的,矛头都指向老师不会教,自己也不去听课;老师苦口婆心教导,不见得有多少学生会去听。结论是无论是哪个老师,有教无教都好,结果都是一样,学生都没有听课。停顿数秒后,继续叙说未讲完的散文写作方式。
               
                “下课了,你们可以回家了。”

听到老师这么一说,等候回家多时的学生们忙着收拾桌上的一切课文、练习、读物、文具,陆续背起书包走出课室回家去,连敬礼都没说声就这么走了。有几个学生背起书包离开桌位经过我的身边时。

“老师,你说的哦。我要看你写那一篇文章,只有从教师的桌子走到课室的门。”

惊吓了一下,那些没在听课的学生听到我说的这一句话。在讲解时说出那句话,学生不马上显出任何反应,静悄悄的等到放学了才表露出。

见学生平时都不听课,随便敷衍了学生“这又没什么难的!”
               
“老师,你自己说的,我要看到你写给我们看哦。”

“先把你们自己的作文写完交上再说。”接着这几个学生也就回家去了。

回忆的片段结束,思绪也跟着回来。回想到这情况,嘴角边不禁勾起,觉得这还真有点可笑,竟然对学生说,从老师的桌子走到课室的门就能写成一篇散文。这句话可能过于夸张令到没有学生会信,相信唯有写出给他们看才会信服。

但是这一段距离到底有多长呢?从老师的桌子走到课室的门,距离有多长?犹记得当时没有一把尺来衡量出它的标准,待在学生从课室走完后,隐约用自己的脚步来计算,从老师的桌子开始走,一步,两步,三步……,走到了课室门口处,大概有十步,这一段距离大约有七公尺长吧。

想到这七公尺长的距离,让我连想到曹植的七步诗。曹植走了七步就作出一首诗,而我走完大约七公尺长的脚步须写出一篇文章。学生们应该不知道曹植的七步并不是以走路的方式一步接一步走,而是一步两脚合立后再跨出下一步,以此类推走完七步。这七步并不在数秒内走完,而是用了稍微长的时间。在他还未走完七步,走到第六步时就作出了七步诗。

回想起这么多的画面,文章的内容似乎已能篇写而成,握起了笔,这笔终能在白纸上运作。在我的操控下,笔在这白纸上,印下了笔芯的印迹,化成文字和符号,占据白色空间,为白纸刻留下华丽的文字色彩。

嘴角边再次地勾起,露出了满怀的微笑。白纸上填满的内容,印有笔芯的痕迹,表示了一篇文章的内容已宣告完成。这一篇,从床铺走到书桌的距离只有一公尺脚步,而我只用了这一公尺脚步写出这篇文章,一直到为内容伏笔,画上完美的句号,也只有在那一公尺脚步内。笔移向了纸张顶部,为这文章内容刻留下主题。

手里握着的笔也就归位靠在笔罐中,纸就舒服地躺在桌面上。大雨渐渐停止,阳光努力地从云层中的空隙射下,一道道的光线呈现在窗外。我推出了椅子站立,走了距离一公尺脚步的床铺躺下,沉重的眼皮也就盖着眼睛而入睡。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