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February 2011

异目光

当众人的目光朝我望时,我该如何回答他们才好?
人总是觉得应该说实话,是人与人沟通最基本的
但是说了实话又会有多少人能接受?

刚刚踏步于教育工作上,难道要有决心选择才能尝试吗?
我尝试这条路是为了让自己体验这工作到底适不适合我
而你们却用了异样的目光来看我,让我不得不对你说谎

为何总是有这么多人来问我几时去师训?
难道我尝试了,就只有这条路给我走吗?
你们自己当了这么多年教师,真的觉得自己适合当教师吗?
请看清自己的份内事是否做得完整
自己份内事都无法完全完成,可算是尽责吗?
自己无能力完成份内事,却觉得自己适合当老师?可笑吗?
我自问自己教师的工作非能全部达成,而选择尝试以衡量自己的能力所在

当异样的目光不断抛过来时,我不得不说谎
我说谎是因为你们无法接受我说的实话
试看看你们自己,当我说我决定选择教育工作时,你们的表情是什么?
当我说我应该不会选择教育工作时,你们的面部表情又是怎样的?
自己的教师工作无能力完成,没资格要求别人去当老师
因这并非是一个良好的模范

幸得还有些人投来的是温和的目光
总来问我你尝试了几个月,觉得教育工作适合你吗?
多么温馨的话语、多么关怀情切的问候
会如此问候我的,他们知道自己都曾经历过一段时间的尝试
他们没后悔做出当初的选择,给予我意见,并分享他们的经历
这种没有强迫性地要求你去当教师,才真正做到了教师的本分

教师原本就只是一盏明灯,指引他人去走
是否该决定走这条路,取决于他人的决定
而不是强行拉着他人去走你所指出来的路
并以鄙视的眼光去看待那些没跟从你的人
有这种行为的教师妄为了一个教师的本分

05 February 2011

一百天

“又分手了?”月林在电话的另一段听到心月哭泣而问道。
“是啊我结束了这段感情。”水心泪水溢出,嘴唇颤抖着,说话结结巴巴。
“那你为什么要哭?是你跟他提分手的,又不是他跟你提分手。”

心月泪流满面,颤抖的声音通过电话向水银抱怨她的前男友的不是。诉苦中,月林得知心月的前男友对她都不了解,他们之间的对话常出现误会,于是心月向他提出分手。月林听完后,在电话的另一头试图安慰着她,希望能挽救她这段感情。因为月林知道感情得来不易,轻易放弃是不值得的,她或许是一时冲动做出了这个决定,而且她好不容易放开了上一段感情去接受这段新的感情,如今不到一个月就告吹了。

心月很坚决要分手,不想去挽回这感情,而她只想要月林听她诉苦。月林则就在电话的另一段听她的抱怨,听听她向前男友提分手的原因。月林听完了心月的话之后,同情了心月的遭遇,并认为这也是她男友的错。

过了几天,月林碰巧遇到心月的前男友并向他问清整件事情情况。只见他的眼眶里的充满着泪水溢了出来,他的手拿起往眼角里拭掉泪水。他对月林说,心月要求他每一天都打电话找她聊天,他遵守了自己的诺言,每天打电话给他。但是每次打电话给他时,心月的反应总是特别大,对他说话也很大声。他开始疑质是不是他每次打电话的时间不对,总是在她忙或没时间接电话的时段收到他的来电而生气。

由于多次的情形都是这样,他就问心月为什么说对他说话那么大声?没想到隔几天她就提分手了。他也百思不得其解,在没有任何原因的情况下,心月坚决要跟他分手。他痛苦地说,他们的感情不到一个月就结束,如果能维持一百天,相信还能走过更长的路。

月林了解了他们的情况后,大致上清楚知道他们之间的问题出现在哪里。不是他们不了解对方而是他们不懂得包容。男的在没有责骂的情况下,女的以为他在责骂她。心月不知道,男的其实是担心她,担心有什么事令她生气,而她的气在未消的情况下,对他大声说话。心月也总觉得男的要对她百依百顺,而不是对她提问。也她认为男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需体谅他,需要对她非常之了解,不是什么事都要由她告诉。

月林听了心月说的之后反而更担心她了。月林劝着心月,人与人之间的了解需要互相沟通,如果在不沟通的情况下,对方都对你的事了如指掌,试问你一举一动都在人的视线里,你会有自由吗?那时候,你自由的空间已被剥夺了。无论你做什么事,都在他的视线底下,而你反而会更加忧心,因为你的行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心月对月林所说,一句都没进到耳朵。她坚持认为身为男人就应该要了解女人,而不是由女人去了解男人。

只见月林无奈地对心月说,无论你信不信都好。如果上帝来到我们心门前叩门时,自己不开门,那上帝又怎么能进入你的生命里?不要抱怨上帝为什么不来拯救你的生命,而是你不愿祂进入你的生命。把这个套在你的感情上,你的前男友努力着要了解你,而你的心门却是牢牢锁着不让他进来,那么你又怎么能得到一段感情呢?他又怎么能了解你?

一百天,如果他们的感情能维持一百天,或许能走得更长久。因为在一百天里,无论是哪对恋人,他们若用一百天的时间去了解对方,相信他们都会有成果。即使感情在这一百天后结束了,至少他们懂得他们之间有不适合对方之处,无论是在性格上或生活习惯上,因为他们有认真过,去了解对方。而心月却对感情不认真、不包容、不体谅,轻易地就结束它,只想要一切是男人为她做而已。

02 February 2011

爱•中落

一只南方的燕雀,从出生开始每一天都在那座小树林里过着平淡的日子。它没想过追求爱,也不曾相信自己会有拥有爱的一天。到了成熟的岁数,它开始要往自己的理想飞去,飞到北方见识不同的世界,体验不同的生活。于是它展开了双翅往北方的方向起飞了。

每飞一段路,它就停下来歇一歇并在四周觅食,以补充体力准备每一段的飞行。夜晚时分,就在树上堆叶中的嫩枝栖息。

飞了好几日,燕雀经过一座丛林,在不远间传来了求救声,于是它沿着求救声的方向寻找。逐近这把声音时,眼见一堆杂乱的荆棘中困着一只雌麻雀。见到这只麻雀痛苦的样子,它低着身体往下飞近麻雀所困之处。靠近麻雀后,它使劲地用嘴咬着荆棘并拉开,即使它的嘴被荆棘扎伤了,它仍然努力地拉开荆棘,只希望麻雀能从荆棘中脱身。

麻雀脱身了,燕雀的嘴因咬着荆棘而受伤,血滴一滴一滴从燕雀的嘴里流出。燕雀急忙飞往丛林里寻找草药以治疗嘴巴的伤。燕雀咬碎草药并敷在伤口处,并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休养。雌麻雀见燕雀救了它就报答燕雀的救恩,在燕雀养伤期间为它寻觅果实、喂食。

这段休养的日子里,麻雀对燕雀的照顾和体贴,让燕雀感到温馨而对麻雀心动。燕雀开始有了想要追求麻雀的冲动,但是它又犹豫了,因为它不相信自己会拥有爱。待燕雀的嘴伤康复后,燕雀果断作出了决定向麻雀道别,继续飞往它的理想。麻雀见燕雀一人飞行就尾随着燕雀,燕雀见它老是尾随着,向麻雀示意一同飞行,麻雀也飞快地拍拍翅膀向前。

日子久了,燕雀对麻雀追求的冲动也越来越强,它知道自己对麻雀产生了感情。也基于一路飞过的鸟儿都散播它们之间的暧昧关系,也有很多鸟儿对它们以情侣关系来看待,于是燕雀就对麻雀展开热烈的追求。起初,无论燕雀怎么追求、讨好麻雀,它都不肯答应。一直到燕雀的诚意打动了麻雀的心,它终于答应了。燕雀开始感觉这世界非常美好,因它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拥有爱的一天。燕雀开始梦想自己的将来,有着麻雀的陪伴,接下来的路途、日子,每一天肯定会过得更有意义。

燕雀有麻雀的陪伴,每一天的飞行不再孤单。即使停下来歇一歇或入睡都有伴侣陪伴着。这一段日子,每一天都是燕雀开心的日子。

当他们飞近麻雀丛林时,麻雀向燕雀请求到家乡探望一下亲人朋友,燕雀应许了麻雀的要求。抵达了麻雀巢后,麻雀改口表示不想再与燕雀一起飞行,想呆在家乡里过日子。燕雀苦苦哀求,并问麻雀为何如此对待他,只见麻雀表示它们俩是属于两个不同世界的。当初跟燕雀一起飞行,纯粹只希望有燕雀在能有个照应。它只希望若自己不小心又被困住时,燕雀能马上救它。

燕雀感觉被骗了,感情被麻雀玩弄,于是伤心流泪。虽然它很伤心,但是他还苦苦要求麻雀不要这样残忍对待它,希望麻雀对它是真的感情。麻雀狠下心,不理会燕雀所说的一切,并狠狠在燕雀的背啄了一下。麻雀看燕雀不肯走,拉高了声音发出求救的讯号,这求救的讯号喊来了几只体格壮大的麻雀。他们见到燕雀就以为麻雀被燕雀欺凌所以发出求救讯号,飞近了燕雀就拼命地在它身上啄,把燕雀啄伤了就带雌麻雀一同离去。

燕雀撑着受伤的身体,展开翅膀拍着却无法飞行。它挺着身子努力地走,希望能找到草药来治疗。没想到,自己逢遭不幸,天空既然下起雨来,雨水滴到它的伤口,疼痛万分。它只好坚持着,努力地往树荫下走以便能在树叶的遮盖下避雨。

这一夜,它好孤独、好寂寞,很受伤。爱失去了,又遍体鳞伤,又下着雨,如在伤口上加盐。疼痛的身体,呻吟的叫,雨还是持续地落。那一夜,它带着一身的伤过了这久恒的夜晚。

到了天亮后,雨也开始停了。燕雀稍作休息后,就撑着这受伤的身躯去寻找草药。治疗一段时间后,身体也开始慢慢复原。它开始慢慢深思,决定忘记这段伤痛,放下这原本就不属于它的感情,继续往自己的理想出发。它知之这并不是属于它的爱,即使它有多么爱麻雀,麻雀不会有任何的感动,而换来的却是遍体鳞伤,还有欺骗。它也无谓苦苦追寻那只雌燕雀。

就这样,燕雀往自己的未到达的旅途继续前进飞行,希望能抵达北方后,能在新的环境里忘记这伤痛。在这一新的天地里,有着美好的回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